×
【随笔】书院巷里暖意浓
红灯花 12-07 12:17

(很久没来固版随性聊聊了,祝各位版友老师一切愉快、安好。发篇现成的拙文,谢谢大家雅正、同娱乐。)
【随笔】书院巷里暖意浓
文/红灯花
西风摆疏柳,秋色老梧桐。深秋的煽情景致,很容易让人情不自禁地怀恋过往的温暖碎片。
当年大学毕业,刻意回了家乡溧阳工作。然后,恋爱,结婚,在溧城书院巷的小瓦屋里,我开启了居家过日子的人生篇章。
不大清楚书院巷这个雅致的盛名有何来历,一直以为其并没有如常人想象的那样,有什么独特的书卷韵味和人文底蕴。和许多城市老居民区一样,清一式的低矮青砖黑瓦房,挨个相依,布局零乱、拥挤。虽不像农村一样鸡犬聒噪,寻常人家居家过日的烟火味却弥久不绝。和我隔壁和对门而住的,都是人丁兴旺的人家。邻里之间也和乡下老家一样,有融洽的欢声笑语,也有长三短四的口角怨言。
住我隔壁的一家,主人是老师,一天到晚家里安安静静的。其实这老师一家,夫妻和三个儿子共有五人,也算是大家庭了。平时他家屋里清清静静的,沉闷得让人心慌,搞不清他屋里到底有没有人。偶尔从屋里传出“啪啪”打人的棍棒声和孩子“嘤嘤”的抽泣声,这是老师在教训他的小儿子。小儿子最顽皮,念初中了,还整天想着疯玩,不像他两个念高中的哥哥,回家后就悄无声息地看书做作业。结果后来,倒是小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,而两个哥哥一个没考上,一个只是上了大专。我当年一直对这位老师的严厉家教,以及一本正经的待人姿态不敢苟同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似乎没有和他说过几句话,难得迎面相遇时,才不得不礼貌性的寒暄两句,总感觉他骨子里透着一股文人忋人忧天的悲悯。后来,听人说他其实是一个好老师,学富五车,只是在教学上过于严谨,学生见了他如老鼠见到猫。不过,他所教的班级,成绩却总是同年级几个班中最好的。学生上了大学或参加工作后,方理解老师的用心良苦和昭昭之心,都对他十分的敬重。现在,我依然记得他不苟言笑的学究形象。如果日后有幸相见,我一定会恭恭敬敬地叫一声老师好的。
而住在我另一隔壁的周师傅家,可就截然不同了。周师傅夫妻俩都在缫丝厂上班,住的屋子是他父亲单位分配给他父亲的公房。夫妻俩年龄比我要大一轮,俩人都是爽朗的乐天派,是个烧一碗红烧肉,能先端半碗来给我家的热情主儿。唯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周师傅爱喝酒,晚餐时能把一瓶子酒慢慢喝光的酒坛子。他常责怪我不会喝酒,不能陪他边喝边聊三国水浒。而更让我感到痛苦不堪的是他酒足饭饱后,和衣往床上一躺,那个打连环雷似的呼噜声,半夜三更里,真是让左右邻居痛不欲生。早上上班时,和他在巷子里相遇,我们埋怨他呼噜吵得大家彻夜难眠。他竟然常常会一脸无辜地争辨,说自己从来不打呼噜。此时也只有他老婆出来张口大嗓门骂他,“你困得象死猪一样,把你抬到护城河里也勿晓得哇……”每每此时,他总是低下头憨笑,我们也轰笑而散。慢慢的,我也习惯了他打雷杀猪般的呼噜声了。日子就在护城河静静流水中流淌,周师傅的呼噜声,便成了这样的普通街巷民居的生活气息,演绎着谐和太平盛世的节律。
我女儿出生那年,一家子还住在这简陋阴暗的一间公房里。当时,我老婆奶水不足,女儿常常饿得哭闹不止。周师傅老婆已生了两个娃,有育儿经验。她一有空就在自家煤球炉子上,烟熏火燎地炖米粉糊糊,端来喂我女儿吃。而我夫妻俩年轻不更事,有诸多不懂。都是从小乡下长大,学校刚刚出来不久,就连煤球炉子也根本不会侍弄。因而,那时候生炉子的活,也经常有周师傅的老婆赶来帮忙。不久以后,我搬了新家,离开了书院巷,周师傅一家还是一直住在那里。现在,那里的房子倒是原貌存在,但原住户应该不会多了。即使有寥寥几个出出进进的人,也是迎面不相识了。
周师傅一家应该也搬走了,也不知道搬到何处了,我相信一定是搬到更好的屋子里生活了。像这样平凡朴实,又宽厚善良的人家,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。
轻踏季节的韵律,徜徉在书院巷的温情追忆里,细碎的落叶于阳光下熠熠生辉。往事如缓缓流淌的护城河水,短短更长长,眷眷复绵绵。

来自西祠胡同手机版
↑点击加载更多
最新热帖推荐
曝光!新启发无良老板拖欠大学生1年工资,如今装不认识我
六合人家 2228

您的账号可能存在登录异常,需进行真实用户认证后方可进行此操作!

3
选择@的用户 完成
@当前页面中的用户
或直接输入要@的西祠用户名
©西祠胡同 版权所有 用户反馈
注册 体验西祠APP
我也说两句
查看全部 倒序看帖 APP看帖
/